收藏我们
设为首页

“跟孩子一起犯错”——美国年度最佳教师莎朗·德蕾珀

【人物介绍】

莎朗·德蕾珀,美国1997年度最佳教师,美国首批获全国最高专业认证的教师,美国国家专业教学标准委员会委员,美国著名作家、诗人。

她曾获美国图书馆协会颁发的斯科特奖(5次)、美国优秀高中语文教育家奖、玛尔·科林斯优秀教育奖、米尔根家庭基金会国家教育奖等,作品多次入选美国图书馆协会100本最佳少儿图书,入选美国儿童图书委员会、纽约市图书馆、美国社会研究委员会等机构的年度最佳图书。

在美国,莎朗·德蕾珀是一位享有盛誉的畅销书作家。她所创作的作品,关注的都是美国很多年轻人的现实生活,深受读者欢迎,很多学校也将她的作品布置给学生阅读。

因为写作,莎朗·德蕾珀声名鹊起。她5次获得美国图书馆协会颁发的斯科特奖,因六度赴白宫领奖而广为人知。

“我和学生一起写作,也是为他们写作,我所涉及的任何事情都是围绕教育和孩子们的。”在成为畅销书作家的同时,莎朗·德蕾珀是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名高中英语教师,执教长达25年,与同为教师的丈夫一起平静生活。

尽管因为写作而获奖无数,但莎朗·德蕾珀还是以“教授一代朝气蓬勃的孩子”而自豪。尤其让她感到骄傲的是,作为美国1997年度最佳教师,她成功鼓励了许多人走上从教之路。

【新书介绍】

莎朗·德蕾珀的新作《听见颜色的女孩》正式在国内出版。 9月16日,莎朗·德蕾珀受美国大使馆新闻文化处邀请访华,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了关于儿童教育的专题讲座。

【理念学习】

1、犯错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背景:“如果我们国家要打造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教育,莎朗所表现出来的专业品质为所有教师树立了榜样。”莎朗·德蕾珀获得美国1997年度最佳教师时,主办方评价,“她让我们看到了一名伟大的教师是如何跟学生一起孜孜不倦地创造和学习的。”莎朗·德蕾珀也认为,教学是自己的使命。

中国教师报:我们了解到,您说自己是一名“不得不教”的教师,那您是否认为自己天生就适合当教师?您认为教师最重要的品质有哪些?

莎朗·德蕾珀:是的,有一些人天生就是教师,那是因为他比一般人更有激情、爱心和创造力,而且拥有尽职尽责的品质。大多数人可以通过培训成为教师,这也是成立师范院校的原因。但是要成为一名好教师非常困难,既需要勤学苦练又需要有奉献精神,需要他一直花时间学习,从而形成自己的教育风格。

我曾经回答过我的学生我为什么做教师,因为他们需要我,而我也需要他们,我们要一起成长。好教师应该加入到学生当中去,在教授他们知识的同时,从他们身上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

中国教师报:您刚才强调教师需要不断地学习,您认为教师最需要学习什么?对于教师来讲,最大的困难是怎样使学习变得有趣,您是怎样让学生爱上学习的?

莎朗·德蕾珀: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需要不断地学习,第一是要学习有爱心,第二是要学习具有灵活性,第三要学会因材施教,打一个比喻就是要让学生穿上舒适的鞋。如果一名教师本身喜欢学习的话,他很容易把这种兴趣传导给学生。另外重要的一点是,教师要富有创意,这样就不会一成不变地来进行教学,学生每次进到课堂都会很兴奋,有新期待和新收获。

中国教师报:对于那些新入职的教师,您认为他们应该注意什么?

莎朗·德蕾珀:对于新教师来说,犯错是最好的学习方式,教师要学会在犯错中完善自己。哪怕在课堂上,教师也不要怕犯错,因为学生是非常宽容、大度的,他们会原谅教师的“无知”。而教师不知道答案的时候,恰恰是培养学生自己寻找正确答案的能力的良机。此外,新教师还要注意以下几点:

要注意课程的趣味性。如果一名教师讲的课连他自己都感到无趣,就别提学生了。授课时,教师应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准备一些有趣的情景剧,让他们加入到课程中来。

要学会表扬。现在的年轻一代最需要的不是批评,而是表扬。教师要善于发掘学生身上的优点,公开进行表扬,同时不要忘记倾听和分享。

此外,作为教师,还要对两件事烂熟于心,一是所教授的课程,二是微笑。永远不要吝啬你的微笑,微笑是具有感染力的,让孩子们看到你的微笑,让他们知道你有多么喜欢他们。

2.点燃真正的教育火花,将之扇成火焰

背景:莎朗·德蕾珀跟很多中国教师有相同的经历,也曾经被调皮的学生在班上弄哭过。但她从来没有放弃,始终对教师职业充满着热情。莎朗·德蕾珀说:“教学是我的心与灵,它在很大程度上定义了‘我是谁’。我将以之了结此生,无论我在何地。”

中国教师报:作为一名教师,您是否也有无奈或者茫然无助的时候,您是怎样保持教育热情的?您认为良好的师生关系应该是怎样的?

莎朗·德蕾珀:我是一个积极的人,喜欢表扬孩子,认可孩子,而不是批评和责备。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遇到困难时,我都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我想这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当工作出现困难的时候,好的教师应该积极寻找解决的办法。

教师与学生的良性关系是点燃真正的教育火花。我们必须找到这个火花,无论它在哪里出现,然后将之扇成火焰。我们需要问自己,真正的教育在什么情境下发生、为什么会发生,然后尽力复制这样的情境,不断地提高真正教育发生的可能性。

中国教师报:您理想中的教育状态应该是什么样的?您觉得教师应该给予学生最重要的影响是什么?

莎朗·德蕾珀:我理想中的教育状态是教师跟学生处于同步的学习和发展进程当中,所谓同步就是指教师理解学生,学生尊重教师。

实际上,学生总是注视着教师的言行,好的坏的都逃不过学生的眼睛。比如说教师偷偷摸摸到教学楼后面抽烟。因此,教师的行为举止要成为学生学习和模仿的典范。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努力给学生施加积极的影响——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来。

中国教师报:教师理解学生,学生尊重教师,您总结得太好了。但是要达到这个理想状态的前提是学生跟教师必须是互相信任的,您跟学生是怎样建立这种信任关系的?

莎朗·德蕾珀:良好师生关系的建立,从学生进入学校第一天就必须开始。要达到这个目标,教师必须了解学生,了解学生的父母,了解学生的家庭。这样,学生一旦遇到问题或者困难,他们就可以随时向教师求助,求助的过程也是建立信任的过程。现在,我的学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向我求助,因为我们之间互相信任。

对学生而言,他们所需要的不仅是教师在学业上的帮助,学业之外的问题也希望得到教师的帮助。一个好教师要知道如何去帮助学生,当教师无法解决问题时,还要向学生推荐他人帮助其解决问题。

我的学生一般都来自比较好的家庭,但是美国也有很多贫穷社区,这些社区的家庭没有多少钱,很多学生是饿着肚子来上学的。如果一个学生长期处于饥饿状态,这种情况下,仅靠教师个人是解决不了的,这就需要教师出面协调学校或者政府来解决。还有一些问题的解决已经超出了教师的能力,比如家庭暴力等,教师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一定作用。

3.你教授的不是一门课程,而是一代朝气蓬勃的孩子

背景:“谁愿意做教师?教师挣不了多少钱,得不到尊重,对谁也起不了什么作用。”2000年,受美国教育协会之邀,莎朗·德蕾珀专门为那些“潜在的”未来教师写了一封信,信中开篇就提出了可能让许多中国教师产生共鸣的问题。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莎朗·德蕾珀曾经语重心长地对向她请教的新教师说:“请记住你教授的不是一门课程,而是一代朝气蓬勃的孩子。”

中国教师报:您的课程非常有意思,是您自己设计的吗?您是如何做到把自己的教学跟学校的要求结合起来的?

莎朗·德蕾珀:我是喜欢创意的人,我的课程都是自己设计的。我在遵守学校教学规定的同时,把它设计成一个有趣的课程。比如诗歌写作,我首先让学生到课堂外吹泡泡,看到泡泡之后再回到教室写诗。

曾经有一个年轻的教师,向我询问如何上好介绍战争的一堂课,课堂上要传递给学生国王、士兵、大炮等相关信息。这个教师只是一味地在课堂上讲授,但是效果并不好,学生在考试时的差劲表现也说明了这点。我给这个年轻教师的建议是,让学生自己完成知识的学习,他们可以扮国王,装扮成士兵等,自己上网去了解枪炮、战争等知识。这样做之后,学生的考试分数都非常高。但是,你不可能在讲任何一节课的时候,都用这种方式,因为太浪费时间了。

同时,我们必须记住一点,有时候我们过于关注分数了,导致我们忽视了学习的快乐,因此两者要实现平衡,一方面为了考试的成绩要进行准备,同时也要让学生深刻地感受到掌握知识的快乐。

中国教师报:在中国教育界,流传着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话语: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您有教不会的学生吗?什么样的学生让您骄傲?

莎朗·德蕾珀:肯定有!我就遇到过这样的学生,考试不及格,还退学了。我对他非常失望,因为就是我的这门课他没及格。但是多年以后,他带着鲜花回来找我,向我道歉说因为自己当年是个差生,给我的教学带来了困难。这样的学生很多,但是后来他们都会变得成熟起来。

所以,最让我引以为自豪的学生往往是刚开始不爱学习,学习也不怎么样的,经过我的教育之后,成为非常喜欢学习的学生。我非常享受学生的这种转变过程。当我培养出具有强烈成就感和自信心的学生,我就觉得自己是成功的。但作为教师,我取得的最伟大的教育成就,不是勋章和荣誉,而是孩子们的微笑、拥抱和美好回忆。

要取得这样的成就,教师应当有专业技能、专业资质和专业素养,同时还应当对学生有足够的理解和同情,拥有将心比心的素养。所以,在师范教育和教师培训工作当中,应当包括快乐教育的因素。因为教师有能力让教育变得更加快乐,只有教师快乐了,学生才能快乐。

中国教师报: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但是家长对孩子的成长要求也会影响到学校的教育。面对有着不同教育理念的父母,教师应该怎么跟家长进行沟通,并取得他们的信任?

莎朗·德蕾珀:不管是中国的父母还是美国的父母,他们肯定都特别热爱自己的子女,希望给子女最好的一切,帮助子女获得成功。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知道如何教育子女,而教师可以帮助学生家长学会真正的教育。从这点来说,教师处于中间人的位置,是介于子女和父母教育过程的中间人。当父母和子女有问题发生的时候,教师的职责就是要尽量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比如怎么解决学生不爱做家庭作业的问题,中国的小孩也有很多家庭作业吧?这时候,教师就需要同时跟家长和学生讲家庭作业的意义。如果遇到当年做学生时就不勤奋学习的学生家长,教师还要对家长和学生同时进行教育。

4.帮助孩子找到从未发现的内在力量

背景:作为教师的莎朗·德蕾珀同时还是一位诗人、作家,她把成千上万的儿童和年轻人引入了文学的世界,以文字的力量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莎朗·德蕾珀始终把她对教学和文学的热爱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所创作的作品,皆扎根于一个信念,即书籍能够而且必须关照年轻人的生活和梦想。有学生说,她之所以读莎朗·德蕾珀的书,是因为它能把她牢牢吸引。

中国教师报:美国教育给我们的感觉是非常注重个性教育,您是怎样挖掘学生的个性,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的?

莎朗·德蕾珀:我是教写作的,因此我教授学生如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张扬自己的个性。学生可以通过不同的形式——编故事、写诗,甚至是其他的一些艺术创造,找到喜欢的做事方式,明确发展方向。

以我所教授的阅读与写作课为例,我更希望学生的学习是建立在回归个人的基础之上,并通过读作品给学生听,与学生共同阅读,以及让学生大声朗读来达到更好的效果。同等重要的是,学生们应该阅读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例如阅读电子游戏的说明书,或者体育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写作也是同一个道理,教师要鼓励学生记录下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事、物:家庭、友情、校园生活。这种回归自我的引导方法是非常强大而有效的。

另外,上课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直接告诉学生答案。我只是把问题摆在那里,让学生自己得出结论。因为,哪怕你要对他们发指示,他们也不会买你的账。

中国教师报:您是一位教师,又是一名出色的作家,对于阅读和写作,您是怎样理解的?

莎朗·德蕾珀: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学习语法知识。开始时接触的是如何用词语造句,然后是如何将句子组合成一段话,最终构成一篇文章。现在很多学校不再这样做了,而是开设了诸如阅读课和语言艺术修养等课程,但是这两门课程的教师缺乏更多的沟通和合作,事实上,这样做的效果并不好。怎么可以将阅读和写作区分开来呢?

所以说,学生需要首先学习句型结构,这样他们才会更有效地进行阅读和写作。如今,成百上千的读写课程就这样堂而皇之地独立存在着,要是没有一位高水平的教师,这样的课程只能是书架上的装饰品。

中国教师报:您是一位能够创作出让平时不读书的学生也感兴趣的作品的作家。我们了解到,在美国,很多教师选择您的作品布置给学生阅读,因为孩子们喜欢,感到您的书“很有意义”。您的新作《听见颜色的女孩》最近在中国出版了,您能介绍一下这部作品吗?

莎朗·德蕾珀:《听见颜色的女孩》,讲述了一个不能说话,不能行走,甚至不能写字的女孩美乐迪如何在亲人的帮助下成长的故事。这是“一个激昂而坦诚、令人无法抗拒的故事”。美乐迪是一个独特的由爱与理解糅合而成的小姑娘。她坚强,执着,聪明,有想法,却没有人知道。从面对没有设置残疾人入口的建筑物,到面对那些讥笑她的同学,她一点点找到了自己从前并未发现的内在力量。这个故事是对所有正在努力挣扎的、家有残障儿童的父母、对所有不被理解的孩子、对所有曾真心帮助过他们的人的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