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我们
设为首页

义务教育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热点追踪】

□事件回放

近日,一条名为“洛阳一初中生遭全班同学‘民主投票’退学”的消息在网上流传。网友“蝈蝈”发帖称:4月26日,洛阳市第十二中初一(1)班生物老师马昭辉发起一场“民主投票”,让同学们选“让她不教课”还是“让本班调皮学生豪豪(化名)走”。结果是全班大多数同学投票让豪豪走。帖子发布以后,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

■本报记者 郭炳德

□记者追踪

“票决去留”后初中生退学

当记者联系上洛阳市第十二中老师马昭辉时,这位28岁的年轻女教师迫不及待地说:“记者同志,我终于有个说话的机会了。”

据马昭辉介绍,那天的生物课讲到人的生理知识,一向很调皮、“有点早熟”的豪豪回答问题过于直白、暴露,引起同学的哄堂大笑。马昭辉批评豪豪说:“你要是不想好好听课,这节生物课你就出去吧。”

没想到豪豪顶撞说,你的课讲得不好,你才应该出去,“咱们让大家举手表决让谁出去!”这个时候,有些学生也在一旁起哄。举手表决结果除了一个人选择“老师出去”之外,其他同学都选“豪豪出去”。

正在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马昭辉正要离开教室,不料豪豪不依不饶地提出来“刚才的不算,要无记名投票”,马昭辉以为豪豪是在开玩笑,说句“你们自己投吧”,就离开了教室。

课间,豪豪和班长真的组织了一场无记名投票,这便出现了网友“蝈蝈”在网帖里所说的那一幕,60多名学生投票,8人选了“老师出去”,剩下的全投给了豪豪。

但马老师说这场投票的结果并不是豪豪退学的原因。“我能不经过班主任、不经过教导处、不经过学校就让一个和自己顶嘴的学生离校吗?”讲到这里,马昭辉泣不成声。

据豪豪的母亲韩女士说,“票决”后几天,学校让她去把孩子领回家,“具体情况我不想多说,反正就是不让俺孩子上学了”。

那么,“票决去留”是不是豪豪退学的原因呢?洛阳市十二中校长丁进庄说“网上传闻失实”,但同时表示这次事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学校工作的缺位。如何教育豪豪这样学习习惯和成绩都比较差的学生,将是他们下一步要深刻反思的问题。如果豪豪愿意回来,他们将会欢迎。

再次“被退学”引发热议

网友“蝈蝈”的网帖称:豪豪转到四十一中后,7月初,豪豪父亲孙先生接到四十一中校长王建林电话,要求豪豪退学。

据王建林介绍,豪豪家长5月初来联系借读时,说的是孩子有病,离家近,上学看病都方便,来这里只是借读,治愈之后再转走。但后来学校发现,豪豪一切正常,还相当活跃,不像家长说的“有病”,“既然这样就没有必要在我们学校读书了。”

据豪豪的妈妈韩女士介绍,豪豪从十二中退学,在家呆了十几天,他们到处托人,又不愿说孩子因为淘气成绩差退学了,只好假托孩子看病方便把豪豪转到了四十一中。

“票投去留”发生在4月底,四十一中7月初又让豪豪退学,豪豪妈妈说他们并不认识发帖的网友,“孩子没有学上,俺想不通,逢人就请人家评理,不知道是哪个关心的人发的帖。”

网帖迅速引发媒体关注。四十一中校长7月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7月2日考试,豪豪交了白卷。后来家长说孩子有病,4号下午又参加了补考。“不管补考成绩怎么样,学校都会因材施教,直到把孩子送毕业——如果他愿意在四十一中就读的话。”

韩女士告诉记者,他们从农村来到洛阳打拼,就是为了孩子有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孩子自小娇生惯养,“的确很费事”,给学校、给社会惹这么大的麻烦,“我们心里很过意不去”。

“问题”孩子挑战教育智慧

目前,网友及媒体舆论对学校以及马昭辉的行为提出了批评和质疑,让这名年轻教师备受煎熬。她告诉记者:“我真希望那位自称‘蝈蝈’的网友能给我道一声歉,哪怕是说一声‘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也行,不然我心里真是纠结呀!”

不过,她也认识到,对于像豪豪这样的调皮孩子,自己应当加强引导、耐心教导,不能说出不让孩子上课这样的话,更不能被学生“牵着鼻子走”。

有着36年教龄的河南实验小学高级教师戴玉芬表示,对调皮孩子,最有效的手段是“不戗着他”,可以通过谈心、“开小灶”,表扬他的长处、和家长多沟通、帮助解决困难等,打开调皮孩子的心扉,将他们转化为上进的学生。

北京的一位心理教师王老师指出,孩子调皮捣蛋、顶撞老师,实质上是为了引起老师和同学们的注意,这是孩子缺乏爱的表现。老师千万不能采取粗暴的方式惩罚学生。教师要有智慧地掌控教室的能力,一旦说出“不好好学就出去”之类的禁语,就意味着失去了教育的主动权。

一名姓杨的家长表示,家长不能把教育责任一味推给学校,自己不管不问,而应该多给孩子一些关注,多与学校老师进行沟通交流,家校合力共同帮助孩子顺利度过叛逆期。

资深教育专家韩保来博士认为,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剥夺任何一个义务教育阶段孩子学习的权利。如何教育好“问题”孩子,是对教育智慧的挑战。

【专家点评】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关颖:不让孩子掉队 家校都有责任

保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就学是法定的,任何人无权违背,这是该事件内外所有人的共识。问题是让学生接受怎样的义务教育,如何实现没有一个学生掉队、让每一个学生愉快地学习,这需要学校老师努力,也需要家长对学校教育的支持与监督。

教育教学过程中,老师总会给予淘气的、甚至影响教学的学生更多的负面评价和批评指责。尽管动机大多是好的,却可能成为对学生的劣性刺激。“不好好听课,这节课你出去”之类的话,的确诱发了豪豪更加过激的行为。在我曾经做过的犯罪未成年人的调查中,就有因为老师的一句话而离开学校、浪迹社会,最终走上犯罪道路的。

对待那些淘气的、有“问题”的学生,按照一般的方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远远不够,老师不仅要有耐心、要宽容,更需要多元评价标准的运用、心理疏导、行为矫治、法纪教育等专业化知识和技能,这对教师而言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个事件给教师提出了更高的、更为专业化的要求。

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家庭对孩子的教育尤其重要,这一阶段父母的缺位不仅影响亲子情感,也给学校教育带来更多的困难。这个事件中反映了家长对孩子教育“大撒把”,过多依赖学校,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推给学校;学校与家长存在沟通上的障碍,缺少默契而发生意见分歧……老师和家长只有相互理解和包容,实现优势互补,才能更好地在孩子教育中发挥积极作用。否则,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孩子。